> 新聞中心   > 國內 > 正文

崇尚勞動 尊重勞動(深聚焦)

核心提示: 近一段時間,各地教育行政部門和大中小學積極優化學校課程設置,豐富勞動形式,培養學生樹立正確勞動觀念、提升勞動能力、培育勞動精神、形成良好勞動習慣。

核心閱讀

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要在學生中弘揚勞動精神,教育引導學生崇尚勞動、尊重勞動,懂得勞動最光榮、勞動最崇高、勞動最偉大、勞動最美麗的道理,長大后能夠辛勤勞動、誠實勞動、創造性勞動。

近一段時間,各地教育行政部門和大中小學積極優化學校課程設置,豐富勞動形式,培養學生樹立正確勞動觀念、提升勞動能力、培育勞動精神、形成良好勞動習慣。

9月末,午后。陽光穿過茂密的樹葉,暖暖地照著一群忙碌的孩子。

葡萄藤下,一節勞動課正在北京市密云區巨各莊鎮中心小學“葡萄樂園”舉行。

六年級的田歆妮和同學們在老師指導下給葡萄施肥、澆水。拿起尺子測距,揮起鐵锨鏟土,抬起水盆澆水,不一會兒,衣服沾了水,鞋上有了泥。

“坑的深度、施肥的量都要把握好,用鐵锨也有技巧!”說起種葡萄,田歆妮頭頭是道。巨各莊鎮中心小學校長孫翠明說,希望讓學生們通過勞動教育,體會勞動的價值,學習勞動精神。

記者采訪中了解到,自今年3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《關于全面加強新時代大中小學勞動教育的意見》(下文簡稱《意見》)以來,各地各校有目的、有計劃地組織學生參加日常生活勞動、生產勞動和服務性勞動,讓學生動手實踐、出力流汗,接受鍛煉、磨煉意志,培養學生正確勞動價值觀和良好勞動品質。

  教什么,怎么教?

  設立勞動教育必修課程

今年7月,教育部印發《大中小學勞動教育指導綱要(試行)》(下文簡稱《指導綱要》),提出在大中小學設立勞動教育必修課程。其中,中小學勞動教育課平均每周不少于1課時。課程怎么開、如何提升效果,考驗著各地各校的老師們。

浙江杭州市富陽區富春第七小學的勞動課,開在了學校的“開心農場”。前不久,秋分時節,小學生們挖開泥土,收獲成串紅薯;拔起枝葉,收獲一把花生。三年級4班的胡宸語寫下筆記:“白露過秋分,農事忙紛紛……”

這是富春七小勞動教育課程體系的一部分。校長章振樂說,2009年,學校調查顯示,91%的學生缺乏農耕勞動體驗。從創辦“開心農場”入手,如今富春七小已構建起包括農事勞作、創意勞動、美好生活勞動三大板塊的勞動課程群,實現勞動教育課程化。

《意見》提出,要堅持因地制宜,根據各地區和學校實際,采取多種方式開展勞動教育。記者了解到,不少學校在校內沒有大片農耕場地的情況下,開動腦筋、精心設計,努力讓勞動教育課程有聲有色。

9月,開學第一周,上海市閔行區浦江第一小學三年級學生的勞動課上,學習的是整理儲物箱。“小小儲物箱,作用十分大”,通過兒歌導入后,老師講解方法要點,如分類、從大到小、從下往上整理,還舉行了整理比賽。這樣的課程,每周都有一節。“我們在勞動教育實踐中進行了校本課程建設的探索,融入了DIY創作、理財等與現代生活密切相關的內容。”浦江第一小學校長張蕊說。

在北京市上地實驗學校,學生們在勞動技術課上學習木工、電子技術等。“對每一屆新學生,我們都會做前測,了解學生們學過什么、想學什么。”勞動技術教師韓會娟介紹,此前,課上也教過傳統手工藝、種植等,根據調查結果和學校實際,近年來以木工、電子技術為主,學生能在學習中手腦并用、了解前沿技術。

針對高校,《意見》專門提出,普通高等學校要明確勞動教育主要依托課程,本科階段不少于32學時。

中國勞動關系學院開設了32學時的通識必修課,還開設《大國工匠面對面》通識選修課。“通過思政勞育、專業勞育、實踐勞育、課程勞育、學術勞育,形成系統的高校勞動教育實施體系。”中國勞動關系學院黨委書記劉向兵說。

上海財經大學規定勞動教育為本科生必修課程,學生在校期間需完成不少于34學時的修讀任務,并設置“勞動教育云超市”,供學生自主選擇實踐課程。“我們探索‘90后’‘00后’喜愛的方式,提高教育效果。”上海財經大學黨委書記許濤介紹。

  解讀

勞動教育是可教的。在內容設計上,教原理、規則、程序、方式、注意事項等;在教學方式上,選取靈活多樣、多措并舉的方式,如手工制作、項目設計、方案研討、成果展示、榜樣示范等;要與相關學科、專題教育、主題活動,特別是與德育、綜合實踐活動課程融合滲透,還可以邀請當地勞動模范、能工巧匠、非遺傳承人、創新發明人等作專題講座和研討交流。

——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課程教學研究所所長郝志軍

  課外校外,如何實踐?

  豐富勞動體驗,提高勞動能力

9月初的上海,天氣依舊炎熱。上海財經大學鼓勵新生獨立報到,從開學就體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。新生梁霄逸說:“自己搬行李、收拾宿舍,雖然有點累,但很有成就感,感覺一下子長大了!”

今年夏天,江西尋烏縣南橋鎮南龍村迎來江西理工大學機電學院的同學們。學生萬銀學著犁地、收稻谷、曬稻谷。他說:“下地參與到實際的田間勞作,比想象中還要辛苦,農民的勞動精神值得我們學習!”

每周一中午,北京市上地實驗學校學生方韻雅都與小伙伴們一起大掃除,搶著擦黑板、墩地、清理墻面、整理衛生角。“遇到難清潔的地方,我們還上網查小妙招,用上各種‘神器’。”

…………

這是最近一段時間,大中小學開展課外校外勞動實踐的縮影。按照《指導綱要》要求,中小學每周課外活動和家庭生活中勞動時間,小學一至二年級不少于2小時,其他年級不少于3小時;職業院校和普通高等學校要明確生活中的勞動事項和時間,納入學生日常管理工作。

掃灑之間,體會勞動精神。不少學校還結合開展新時代校園愛國衛生運動,加強日常生活勞動教育。

“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勞動實踐技能大賽,我們揮灑拖把展現青春風采……”9月,伴著一首說唱音樂,山東商業職業技術學院勞動實踐中心舉行的“防疫我先行,勞動最光榮”校園勞動實踐技能大賽啟動。清掃、消毒,選手們激烈角逐。“希望學生們從打掃衛生、保持清潔環境等勞動實踐做起,把團結協作、服務他人、自助互助等理念變成日常的行為準則。”勞動實踐中心負責人李永道說。

《意見》指出,家庭要發揮在勞動教育中的基礎作用。疫情防控期間,居家勞動成為勞動教育的重要載體。

在浙江溫州市甌海區麗岙華僑小學,學校杜麗君綜合實踐名師工作室成員開發了“快樂小當家”系列微課,包括“洗好被子暖心蓋”“家具消毒放心用”等。上海市閔行區浦江第一小學注重“家、校、社三位一體”勞動教育,疫情防控期間,讀一年級的黃品源學會了刷碗。“自從參加家務勞動,孩子的獨立性提高了,慢慢成長為有責任心的小男子漢了。”黃品源的家長說。

為了更好地進行記錄評價,富春七小還開發了線上評價平臺,學生、家長通過圖文、視頻等記錄打卡,老師們進行過程管理和即時評價。“我們獎勵學生‘勞動幣’,可兌換學習用品,以更好激勵學生的勞動積極性。”校長章振樂說。

  解讀

勞動教育內容豐富、場域眾多、方式多元,需要學校、家庭、社會、政府等各方緊密結合、多渠道實施。據南京師范大學勞動教育課題組2019年對全國3390位家長的調查,小學生一、二年級周一至周五平均家務勞動時間約為17.33分鐘,三至六年級約為17.49分鐘。學校要引導、激勵家庭參與勞動教育,引導家長改變觀念,對家長做好指導。家長要做好示范引領,循序漸進、因地制宜開展勞動教育。

——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院長顧建軍

  支撐保障能力如何提升?

  整體提高大中小學勞動教育質量和水平

課程不但要開起來,還要開得好,受歡迎、有效果,這就需要多渠道拓展實踐場所,滿足各級各類學校多樣化勞動實踐需求。記者了解到,為此,已有一些學校和實踐場所作為先行者,開展大膽探索。

遼寧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第十高級中學開拓勞動實踐場所,開展職業體驗活動。“我們剛開始以為會有困難,聯絡后發現,很多單位也在尋找社會服務的機會,很歡迎我們去,一拍即合!”副校長韓永簫說,截至今年7月,共有9100多人次參與體驗活動,體驗單位175家,體驗職業門類30余種,包括園林農藝、建筑制造、倉儲物流、軟件信息等。

北京市建成4個勞動教育示范基地,每年能夠完成3萬人次為期1周的集中學工學農活動。“在我們基地,學生們可以感受無人機噴灑農藥、無人駕駛拖拉機、智慧農業等特色課程,了解現代農業。”中國農業機械化科學研究院北京農機試驗站站長楊瑞學說,“看到孩子們臉上開心的笑、家長們的點贊,我們覺得開展勞動教育,很值!”

為破解勞動教育專職教師缺乏的現實問題,各地加強師資隊伍建設。北京市打造了一支有較強專業水平的中小學勞動教育教師隊伍,健全教研、科研機構,目前全市勞動教育專兼職教師約有1900名。上海市聚焦強化勞動教育專業化素養,從經費、學時、職稱到名師評定都有制度安排,提升教師專業化水平。

一分耕耘,一分收獲。談及勞動教育的成效,學生、老師、家長都深有感觸。

“葡萄園里有我們的汗水,我感到勞動很自豪,很光榮!”這是巨各莊鎮中心小學的同學們的體會。“以前,小朋友們丟三落四、東西亂七八糟。一學期勞動課下來,整理書包速度快了,書桌整潔了。”這是浦江第一小學教師左銀霞的感受。“孩子學習勞動后更懂得感恩了,我們既欣慰又感動!”這是富春七小學生婁博文的媽媽的感慨。

圍繞進一步提升勞動教育的實施效果,整體提高大中小學勞動教育質量和水平,也有不少專家提出建議:應遵循教育規律,符合學生年齡特點,以體力勞動為主,注意手腦并用、安全適度,強化實踐體驗,讓學生親歷勞動過程;應適應科技發展和產業變革,針對勞動新形態,注重新興技術支撐和社會服務新變化;應堅持因地制宜,根據各地區和學校實際,結合當地在自然、經濟、文化等方面條件,充分挖掘行業企業、職業院校等可利用資源,宜工則工、宜農則農,采取多種方式開展勞動教育,避免“一刀切”……

“下一步,教育部還將加大對各地、高校的指導力度,通過支持有關高校、專業機構建立勞動教育發展報告制度,建立勞動教育資源庫等,推動大中小學勞動教育取得新進展。”教育部相關負責人介紹。

  解讀

學校應根據國家相關規定,結合當地和本校實際情況,對勞動教育進行整體設計、系統規劃,形成勞動教育總體實施方案,并研究制定學校學年或學期勞動教育計劃。目前,一些社會力量參與勞動教育的積極性很高,可以加強與社會力量合作,為勞動實踐基地的打造創造條件。同時,勞動教育有很強的專業性。高等學校要加強勞動教育師資培養,有條件的院校開設勞動教育相關專業。相關部門要明確師資培養、師資配置的標準和要求。加強對兼職教師的培養,組織相關培訓。

——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勞動教育中心副主任曲霞 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20年10月11日 05 版)

    法律聲明: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、服務大眾,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,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。[詳細]
責任編輯:許志允
0
 熱評話題
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
金蟾捕鱼二维码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号 体彩6+1玩法中奖规则 内蒙古11选5走势一定牛 以太坊价格今日行情美元 qq麻将等级 打陕西麻将必胜绝技 时时彩开奖直播网址 9月4日体彩胜平负结果 辽宁11选5全双 排列五走势图分析 天津快乐10分钟一定牛 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 熊猫麻将系统送分规律 彩票中心官方客户端下载 英雄联盟手机版韩国下载 金钥匙平特玄机图